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托斯卡纳艳阳下

发布时间:2020-07-13 10:31:10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我们的房屋坐落于一千五百英尺高的山上,一到夜里就凉爽无比。这实在太好了,可以煮一些不宜在大太阳 下吃的食物。加无花果的烟熏火腿肠、番茄凉汤、罗马洋蓟、龙须菜和放了柠檬片的意大利面,合在一起就是一顿完美的午餐;而凉爽的傍晚更让人胃口大开,我们 会准备这样的晚餐:番茄汁意式卤肉面(后来我才知道,卤汁中有一种秘密成分鸡肝)、酱汁菜丝汤、煮玉米粥、塞了乡村干酪和香草乳蛋糕的烤红辣椒、温热 的加了樱桃的奇扬第葡萄酒和榛仁蛋糕。

在番茄成熟的季节,用熟番茄加一把罗勒和玉米薄片煮出的番茄凉汤,鲜美自不待言。潘赞纳沙拉也是以番茄为原料,用番茄、罗勒、黄瓜、洋 葱丝和浸水后再挤干的隔夜面包(我的独特秘方)和油、醋搅拌一下,一道美食旋即出场。其实在托斯卡纳,新鲜面包每天都买得到,但隔夜面包自有其用途。它们 既是制作面包布丁的理想材料,也是做法式面包的最佳原料。我们可以一连好几天不吃肉,不过素食几日之后,一盘迷迭香烤珍珠鸡或一盘鼠尾草炒里脊肉,就能唤 醒我们对鲜美荤味的记忆。

我割了一小篮子百里香、迷迭香和鼠尾草,打算带回旧金山栽种。在旧金山家中窗台上有一个玻璃箱,里面种了几株香草,可都长得瘦瘦小小。 不似这里阳光充足,植物每隔几周就长大一倍。井边的牛至,不用多久就围着水井形成一个三英尺的大圈。就连我从山上移栽的野薄荷和蜜蜂花都已生机勃勃了。尤 其是野薄荷,十分茂盛。维吉尔说过,被猎人打伤的小鹿懂得寻找野薄荷治伤。托斯卡纳的多数野生动物,早已被猎人赶尽杀绝,所以今日的野薄荷数量远比小鹿 多。我们常光顾的那家果蔬店老板玛丽亚丽达教我用蜜蜂花做沙拉和蔬菜的调味品,还说蜜蜂花可以泡澡。即使不用于烹饪,我也同样爱割香草。因为新割的香草 散发的独特气味除了可以给食物增味外,还给人带来一份难得的情趣。割完百里香之后,也不舍得洗手,让草香慢慢自行消散。

我还种了一篱笆的鼠尾草,而自己根本用不了多少,大多数都交给了翩翩彩蝶。鼠尾草就像薰衣草一样,是野草中的美人儿。我常把新鲜的或晒干的鼠尾草切碎,和白刀豆一起用橄榄油清炒,做出托斯卡纳人最喜欢吃的鼠尾草炒白刀豆。托斯卡纳人人都是好豆者。

每次烧烤,埃迪都要往炭和肉上扔几束长长的迷迭香。迷迭香的卷叶不仅能给食物增味,就是直接放进嘴里咀嚼,也很清香甜爽。烤虾时,埃迪干脆就用迷迭香梗把虾子串成一串。

厨房门前摆有几盆罗勒,听说罗勒的气味具有驱赶苍蝇的奇效。在修墙和钻井的那段日子里,我看见一个工人将几片罗勒叶子揉碎,涂在被黄蜂 蜇了的地方,说止疼效果绝佳。距厨房门几英尺处,长了一片更茂密的罗勒,割得越多,长得越盛。我把罗勒的叶子拌进沙拉,梗放入香蒜酱。炒夏南瓜和番茄时, 也会丢入不少。各种香草之中,罗勒可谓托斯卡纳夏季的草中之王。

夏日丰富的午餐需配一张长餐桌。如今厨房已是一应俱全,只欠一张户外餐桌了,越长越好。我每周去市场都抵制不了诱惑满载而归,买的东西 总得有地方放置吧;亲朋好友老家的朋友、亲戚的朋友(他们认为远道而来理应向我们打声招呼)、新结识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自远方来,总得有地方招 待吧。有客人来,只需临时加一些意大利面,添几副餐具,摆几张椅子就能宾主尽欢,所以厨房和长餐桌至关重要。

我心中已经有了理想餐桌的模样。如果我是个孩子,希望能掀起桌布,在一眼看不到头的桌底爬行,在朦胧的灯光下,听大人们高声谈笑和觥筹 交错,看大人们的膝盖、在桌子附近走动的鞋子和贪凉而掀起的花裙子。不管上面摆放了多少食物,桌子都能屹立不倒。这张桌子还应该有足够的空间,让一只大狗 在下面逛荡,让一个大大的花瓶挺立桌头,瓶中的鲜花次第绽放。这张桌子又不能太宽,要让桌子两侧的人伸长手臂够得着菜肴,同时放得下几小时里积攒的酒瓶和 玻璃瓶。桌上应有位置摆放浸泡葡萄和梨子的冷水碗、一碟用碗盖住以防小虫飞入的羊乳奶酪,以及一碟当地软酪。橄榄核就无需占地儿了,只要随手抛向远处便 可。理想的桌布应该是浅色亚麻布,或是蓝格子布,或是粉绿相间的格子布,就是不能用毫无生气的白色,因为白色太刺眼。如果餐桌够长,所有的食物都可一次性 摆上桌,省却了在厨房和餐桌之间跑来跑去的麻烦。这张桌子专为快乐而设:中午时分,围坐树下,悠闲自在地满足口腹之欲。你就是自己的客人,夏日就该是这般 模样!

夏日的午后,当你切开最后一个梨子,吃完最后一块羊乳酪,喝光杯中最后一滴酒,酒酣饭饱之时,是否有种恍若梦中的感觉?如果你有此体 会,就加入了真正意大利人的行列。此时的意大利,数以百万的人都跟你一样,坐在夏日的桌边享受美味。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停车场管理员、侍者、厨师以及成千 上万的游客。他们因为早上不慎吃了两大块香肠比萨,没有任何空间再填塞别的东西,只能在列日之下漫无目的地溜达。可是,每家商店都歇业午休了,只能透过拉 下铁栅栏的橱窗偷窥几眼。想推开教室的大门到里面歇歇,却发现午休时间教室也门户紧闭。学聪明点儿吧,这样的傻事我也做过。磨破了脚后跟的游客,在热气未 消的晚上七点返回旅店的途中,看见可口的甜瓜冰淇淋,又怎能抵得住诱惑?而意志薄弱者恐怕又吃下了一张洋蓟比萨。当意大利人晚上九点摆好餐桌吃晚饭的时 候,游客们的胃里仍满满当当,等他们的肚子咕咕叫时,所有的好饭店早已人满为患。

吃毕托斯卡纳的长午餐,陶醉于满足中的我们,在户外待了如许之久,接下来该做什么也就不言而喻睡午觉。没有比用三小时的午睡填补白日的空当更让人神清气爽的了。此时的我,拿着介绍画家皮耶罗德拉弗兰西斯科的书,慢慢走上楼去,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我知道自己想要一张木餐桌。小时候每逢星期五,父亲常常邀请好友和员工到家吃饭。每到那时,厨娘薇莉贝尔和母亲就会在后院的山核桃树 下,摆放一张白色的长餐桌,端上烤鸡(就在桌边的砖烤炉里现烤)、马铃薯沙拉、热松饼、冰红茶、蛋糕和几瓶杜松子酒。午餐一般要持续大半天,有时散席的时 候,几个喝得踉踉跄跄的男子,手挽着手唱着南方民谣。他们唱得很慢,像是在播放被太阳烤坏的录音带。

搬进巴玛苏罗的头几星期,我们把一个废弃的工作台挪到五棵并排而立的无花果树下,充当餐桌。后来,我从集市上买了一张大桌布,盖住桌子 的木刺,免得膝盖不小心被它扎伤。又再摆上餐巾纸,三盆罂粟花、蒲公英和矢车菊,几只从集市上淘回的黄色盘子做装饰。大部分时光坐在桌子两侧欣赏这一切 的,只有我和埃迪两人而已。

我理想中的天堂生活,就是与埃迪共享一顿两小时的午餐。我相信埃迪前生一定是意大利人。他已经像意大利人一样,讲起话来指手画脚,以前 可从不这样。虽然在美国他也常煮饭,但只是到了意大利才乐此不疲,会为了一顿午餐准备如此丰富的食材:帕尔玛干酪、新鲜的乳花干酪。从山上买来的佩科里诺 干酪、红辣椒、新摘的莴苣、本地产的茴香香肠、咸面包(不常见,因为它是咸的),熏五香火腿,以及一大袋番茄。至于甜品,则有桃子、李子和一种被戏称为 修女乳房的本地西瓜。这种西瓜一向是我的最爱。他还会在面包架上摆满干酪、腊肠、辣椒和午餐头盘,即我们俩的经典菜式:切片番茄加罗勒、莫泽雷勒干 酪,最后滴入几滴橄榄油。

我们坐在无花果树下,躲开正午的太阳。蝉儿唧唧地叫个不停,把夏日最盛时的声音传递给我们。番茄香醇馥郁,我们俩坐在餐桌边,沉浸于美 味中,连话都懒得说。埃迪打开一瓶普罗赛柯酒,断断续续地回忆起从买房到修缮的一幕幕。奇怪的是,个中辛苦和焦虑似乎都已被遗忘,忆起的只是那些可圈可点 的成绩。也许,正是这种精神才让人类生生不息,长存于世。埃迪又开始设计面包烤炉了。我们还一起商量着其他购物计划。几缕金色阳光穿过果树,照在身上。 这不是真的吧,好像误入了费里尼的怀旧电影。我说。

埃迪摇了摇头,说:我已经不觉得费里尼有多少天分了,他拍的充其量只能算是纪录片。片中的景象在这里随处可见。记得《阿玛柯德》那部 电影吗?里面有一辆漂亮的机车。他的电影总是这样: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静谧不见人影,忽然一辆巨大的老爷车嘎吱嘎吱地开出。说话间,他已灵巧地把桃 皮削成了螺旋形长条。也许是太有兴致了,我们又开了一瓶普罗赛柯,如此又消磨了一小时时光,才慢吞吞地回屋睡觉。待养足了精神,我们便沿着山谷边的花圃在 镇上散步,选定一家餐馆,又开始了一顿大餐。

【作者简介】弗朗西丝梅斯(Frances Mayes),美国著名诗人、作家,旧金山州立大学教授。作品《诗的发现》被广泛选入各大学语文教材。

1990年,她来到意大利古镇托斯卡纳,享受着阳光照耀下的优美景致,陶醉于辛勤劳作的点滴收获,沉浸在邻里的温情暖意中。1996 年,记录这段生活的《托斯卡纳艳阳下》出版后,迅速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第一名,并创下在榜两年之久的惊人纪录,其同名电影随后亦风靡全球。不经意 间,梅斯的这本记录自己生活的书引领了一场跨越世纪的慢活风尚。

台州定制工服

宁波工服设计

巴彦淖尔西服订制

吴忠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