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韩国母子三人遭爸爸性暴力10年母亲求助公开信全文《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2 00:51:32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vp厂家

韩国某社区网站公开了一个母亲李某和两个儿子录制的求助视频,引发轩然大波。称这个韩国母子三人遭父亲性暴力、性买卖长达10年,求助无门(事情来龙去脉)。

在韩国网站公布了该母亲的公开信,现在全文公布(来自微博网友 @拯救LeeJungHee):

(注意:以下部分细节可能引起不适)

韩国被亲人下药性暴力几十年的三母子的控告

母亲:大家好。我的名字是Jung—Hee Lee。我们想在这里,用自己的声音向你们作证和澄清;我们真的是性暴力和性买卖的受害者。(我丈夫等人)对我们做过的事,我和孩子们(在pann.nate.com的公开信里)所写的都是真的。(开始哽咽)这一切都是身为母亲的我的错…所以请逮捕我,但请救救我的孩子…一切都是我的错。

小儿子:诶,我至今已被超过300人强奸了。我爸把那些人带来,请他们强奸我们。我们没有办法;他都让我们吃催情药、兴奋剂;我们束手无策,被那些人强奸。我妈的妈妈、我妈的爸爸、我妈的姐姐(和她丈夫)、表兄弟(特指母亲的姐姐的儿子)还有我妈的…我的舅舅们(特指母亲的弟弟和弟媳一家)…他们全都强奸过我们。

大儿子:我们不仅控告了我们的爸爸,还控告了另外三十多个人,我们还有很多想要控告的人。

小儿子:这几天我们都要去警察局协助调查;我无法去上学(译者:另外,去上学行踪就会暴露、被父亲等人找到)。我很想要脱离爸爸;获得自由。但是警方的调查方式却很粗鲁;接受调查的感觉就跟以前被人强奸时的感觉没两样,让我觉得我到现在仍然还在被人强奸,非常恐怖。好希望这一切能赶快结束,所以拜托了,请你们帮帮我们。

大儿子:我现在…还在住院治疗中,为了录制这个视频才临时外出,我妈、我弟、还有我,我们三个,已经被强奸了超过十年了,(译者:母亲则超过二十年)熬过了地狱般的十年,请你们相信我们,请你们帮帮我们。

母亲:各位,我是他们的一分子,(译者:“他们”指以她的丈夫、岳父为中心的色情集体)我就是那伙人的同伙,我想把孩子们救出来,把这些说出来真的很不容易。请你们救救我两个孩子的性命,请你们把我的孩子们救出去;把我给抓走;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小儿子:请你们救救我们。你们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警察也不愿意帮我们;我们好无助。我们只剩下你们了。

母亲:(我们)像罪犯一样被警察调查,警方说测谎器显示我们说的话是不真实的,但这都是我们亲身经历过的事;怎么会是骗话呢?这个世界怎么会这样对待我们啊…请你们把我抓走,但请救救我这两个孩子的性命(译者:“就算把我抓走也请让这两个孩子活下去”)。请让孩子们看见光明、健康成长;给他们正常的人生。(鞠躬)求求你们一定要听见我们诚恳的请求。

小儿子:(鞠躬)请帮帮我们。

母亲:(鞠躬)非常感谢。

大儿子:请你们救救我们。

小儿子:大家好,我们是遭到生父性侵受害者。我们在美国加州洛杉矶出生,现在,我们要把我们的…案件告诉大家,我们目前住在韩国。警察不愿意帮助我们。(译者:案子主要发生在韩国,警察指的是韩国的警察)。我们举报和控诉了三十多个人,但是,警方却不愿意采取任何行动,来帮助我们获得自由。

大儿子:我目前住在一家韩国的医院里,一家精神医院,这都是拜被亲生父亲鸡奸造成的剧痛和创伤所赐,我们俩——我弟弟和我——都是在美国加州出生的,此时此刻,就像我弟弟说的,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们。我们把我们的详细状况告诉了警方。但是,他们不会相信我们,没有任何人愿意帮我们。现在,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们),我们正在躲避我们的父亲。因为他正在不断地“追捕”我们,就像(译者:实际上是正在被整个组织人追捕),就像一只郊狼在追赶兔子一样,一旦兔子被郊狼抓住,我们就玩完了。

小儿子:每一次我对别人说起我的…案子,或是我身为被父亲强奸的受害者的事实,那些警察都不愿意听我说,而只会…吓我,还有,他们只愿意相信我爸说的;从来都不听我们说的。那让我感到很伤心,所以我希望所有正在看这个视频的人,把这个事实告诉全世界的吧,到世界的任何,每一个角落。拜托了,我们正在向你们求助!每一次我提起我被强奸的过去,他们总是,他们什么都不愿意做,让我好伤心。(译者:“他们”指警察和检察官)(被警方关在黑暗的房间里盘问)感觉就像我又在被强奸了,在那间房子里(指过去被集体强奸的地点)。所以,拜托了,大家,帮帮我们。

大儿子:唯一能帮助我们的人,目前唯一正在帮助我们的人,是你们,是正在观看这个影片的你们。你们是我们唯一能指望得到帮助、能依赖的对象了,也是我们唯一能信任的对象了。所以我们正向你们求助,正在观看这个影片的所有人,无论是什么组织,请你们向它们举报这起案件的吧。请让那些阶级比较高,那些有力量的人知道我们的情况吧。如果任何人有办法把我们的情况转告那些有力量的人,我们求求你们,请救救我们。

小儿子:既然韩国的警察不愿意帮助我们,我们只好在You Tube通过这个视频寻求你们的帮助。所以我们需要你们观看这个视频,然后把它分享出去。那是我们的请求,拜托了。让我们取得自由;我们好想去学校上课。到今天,我已经一年没去学校上课了。拜托了,我们正在向你们求助,你们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大儿子:我们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们不相信,那就去相信你们相信的吧,但是我们正在对你们说的,对听众们说得,全都是事实。

大儿子:除了真相以外,我们什么都没说。

小儿子:(我们的话)没有一句是谎言。

大儿子:我们。

小儿子:请帮助我们。

大儿子:我们被…超,超过300个人强奸了。我和弟弟已经持续被强奸了10年了,从我还在美国加时,从我五岁以来,我就开始被强奸了。(译者:主要是被父亲和祖父鸡奸)一直到最近我都还经常被人强奸(译者:其实是直到2014年年初,他们逃出来为止)为了逃离那个恶魔的魔掌,我们从家里逃走了出来。(译者:这是2014年年初的事)

小儿子:所以,我们要他在牢中腐烂,永远地。但由于警察不愿意帮助我们,我们正在向你们求助。

大儿子:观众…任何在观看这个视频的人,请帮助我们。你们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小儿子:我们正在求你们帮忙。

大儿子:另外,请也帮帮我们的妈妈。我们的妈妈是那个至今一直保护我们的人。(译者:其实母亲听不懂因为不晓得孩子在为自己求情)她是我们仍然活在世上的原因,我们的一切都是她赐予给我们的。(就像)我们的一切都是神赐给我们的。所以且求你帮帮我们。

小儿子:拜托,帮帮我们吧。

大儿子:谢谢你的时间,谢谢你观看了这个影片。

大儿子:这是之前那个影片的续集,那个,我们的亲生爸爸(所参与的情色集团)在韩国各地都拥有私人房间(译者:包括私人别墅)。然后在这也私人房间里,我们,我们进行性交…跟别人。他从全国各地带来了许多人,然后在那些房间里,我们跟那些人进行性交…

小儿子:他(父亲)会让我们吃催情剂(既春药),然后逼我们跟那些人进行性交,包括跟我们的母亲。他会让我们的妈妈吃安眠药、让我们吃催情药,然后逼我们跟我们的妈妈进行性交。

大儿子:我是个17岁的男孩,在美国出生。

小儿子:我是个13岁的男孩,也是在美国出生的。

大儿子:我们都饱受折磨,尤其是我们的妈妈。我们的妈妈熬了20几年,而且我们“只有”10几年。

小儿子:她的名字是Lee Jung Hee ;她救了我们的性命,所以我们才能站在这里。

大儿子:这个续集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知道更多,呃,姆,我们的爸爸对我们做过的可怕的事。

小儿子:我妈妈,她,英语说的不好。所以我们代替她把我们的爸爸的所作所为告诉你们。

大儿子:还有,每次我们…(被迫)进行性交时,他都会进行录影,然后他会把这些影片陆致成光碟,再把这些光碟卖给公众。每一次(我们看到他的房间内部时)他的房间里总是堆满了空光碟,这些光碟用来录制影片,然后卖出去的。他拍摄了我们跟别人以及互相进行性交的影片。

小儿子:他是个残忍得令人感伤的人。

大儿子:嗯。

大儿子:多谢聆听。

小儿子:请帮帮我们(鞠躬)。

大儿子:是的。听众们,请你们帮帮我们。谢谢你们愿意听我们说话。

小儿子:谢谢。

母亲自白:我是个污秽的女人,但我是个母亲

大家好:我想在这里坦白我的人生,我充满恐惧和绝望的人生。

我是个污秽的女人。

我今年四十岁,有两个十几岁的儿子,我的两个儿子从5、6岁时便被迫卖淫,我也不例外。

也许你觉得难以相信,但这一切都是事实,事实上我也是那个组织的一份子。我的家人(我妈、我爸、我姐妹)跟我的丈夫从很久以前便是性伙伴。

我所谓的“性伙伴”,是指他们会摄取药物(毒品)并进行集体性行为。他们也经常使用催情剂和安眠药,把不知情的人诱入其中,再从中牟利。他们甚至会强迫这些被诱入的人们的妻儿进行性交。

对那些人而言,“强奸”、“卖淫”并不是恶心的罪行,不过是赚钱的手段而已。

这十几年来,我的丈夫经常把我和儿子们带到各个地方,强迫我们卖淫,钱都是归他管的,但有时他也会吩咐我让我收钱,我都照着做。

我的丈夫都以我的名义来做这些(违法、恶心的)行为。他说他必须避免任何被抓的可能,所以无论是银行户口还是信用卡都使用我的名义。

所以他觉得有危险的事情,他都让我来做,并早已准备一旦被揭发,就让我来当替死鬼。

他从来不给我和孩子们钱,也不会让我们远离他。他一直监视、控制着我们。

他都会亲自把孩子们载到学校,然后准时去把他们载回家。他从来不允许孩子们参与任何课后活动。孩子们甚至不被允许到公园去玩。

他唯一会把孩子带出门的时候,是他想哄骗孩子的时候。由于孩子们长期被关在屋里,一旦有机会到外面去玩便会非常开心。这时他就会拍下孩子们露出笑容的照片,然后以这些照片欺骗外人,让外人认为这是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我22岁那年被丈夫强奸了,并因此被迫嫁给他。从此他都会强迫我服用药物、强迫我去卖淫。

结婚不久我发觉他其实早已结婚,并拥有一个儿子,但一切都太迟了。(译者:第一任妻子是在美国注册的)

他之所以娶我为妻,纯粹是为了利用我。由于我的家人和丈夫早在我们结婚之前就在同一个组织里工作,所以我的家人都默许了这个计划。他们认为只要我和丈夫结婚,这个组织就会变成一个“家族企业”,所以他们以此为乐。

由于我的丈夫和我的家人是一伙的,这20年来无论再怎么被凌虐,我一直无法举报他们。当我反对儿子们加入卖淫的那天,他将我们暴打了一顿。

我的家人也让我丈夫虐待我,说是为了让我“清醒”过来。

我的姐姐和妈妈都很喜欢我丈夫,就像我丈夫是他们的丈夫一样,他们甚至会彼此争风吃醋。我的弟弟和弟媳也参与了这个组织,而我母亲的家也成了集体性交的地点之一。我弟弟开有一家酒吧,他经常把不知情的男人和女人诱骗来参与集体性交。

无论我丈夫认不认识那些人,他会从各种地方找来上百人,而这些人又会带来更多人。他们服用药物、毒品,然后进行性交,就像色情片里的情节一样。

那些只来过一两次的,我已无法记得他们的长相。

在没有客人的日子,我丈夫会亲自教导儿子们怎么取悦顾客。

他会让我们服用催情剂,然后让我们(既母亲和两个孩子)进行性交,把整个过程拍成影片,以此威胁我们,不让我们逃走或举报他。

看着我的孩子们受苦,我曾一度下决心要自杀。

我的人生很悲惨,根本没有活着的原因,所以我基本上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我甚至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家庭。我丈夫会在儿子们面前暴打我,以此恐吓孩子们,并威胁我们说,如果我们尝试逃走,他就会把我们全杀了。

就像我说的,为了不让我们逃走,他从来不给我们一分钱,也不会让我们远离他一步。

我并不畏惧死亡,但我必须确保我的孩子们能活下去,所以我一直苟且偷生,等待着能带着孩子们逃离这个地狱的机会。

我一直遵从丈夫的所有命令。

他让我到任何地方、对陌生人下药、强奸陌生人、卖淫、把自己的孩子卖了,我全都照着做了。

我就像一个机械人一样。

我无法不承认,我是他们的一份子。

丈夫对我说,只要他把我和孩子们的性爱片公开,我们的人生便完了。

然而,我之所以会嫁给他,是因为他强奸了我,而且让我怀孕了。当时我很年轻,对这个世界的一切什么都不知道。我的人生从此只是待在他身边、被他虐打、被叫做白痴、被迫卖淫。

我的家人让丈夫准备好我背叛的那一天的降临,并给他各种忠告。我姐姐是当中的带头者。

我姐姐跟我丈夫就像真正的夫妻一样,她以侮辱我来分开我和丈夫。有时候我甚至会因此被虐打。

我很害怕我的丈夫,所以一直保持沉默。

我姐姐曾对我说,如果组织的事情曝光了,她会代替我把孩子养大,所以我应该代替她去坐牢。那是我太愚蠢,没有拒绝。

我的孩子们已经被300多人强奸过了。而我,从结婚到现在的二十年多里,已经有超过1000人了。

我的丈夫说:“他们是我的孩子,是我制造出来的,没有人有资格批评我对他们做什么!”“我们要趁他们还年轻的时候尽可能利用他们来赚钱!”

我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跟这个恶心的妖怪生活在一起。

然后有一天,机会来了。

丈夫让我假装跟他离婚。

他让我带儿子们离开家里,并控告十几个强奸过我们的人,他想从中牟利。他说,在控告了这些人后也要控告他,这样别人才会相信这是真的,然后他会设法买通其他人来证实他的清白。

他经常使用金钱来洗脱嫌疑。

他说“假离婚”能成功欺骗到外人,所以我假装在离婚诉讼期间逃离家里。

这是上天安排好的机会。

于是我带着孩子们离开,然后然后提出了离婚诉讼。

但我并没有控告任何人,因为我只想带着孩子们逃离那些人,躲到小镇里生活。

然而我的期望都落空了。

丈夫发觉我在躲避他,所以他经过法律手段要求我把孩子们交给他。

我的孩子们知道后非常害怕,他们说绝对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说就算去死也不想再被强暴了。

所以我下定决心了。我不能被丈夫的行为动摇。所以我控告了丈夫。

终于在2014年我举报了我的丈夫。

我向警察举报了我的丈夫,但警察从来未好好地向我和孩子们录取口供,也没有进行合理的调查。他们把我们当成罪人、疯子,并为我的丈夫庇护。

他们把我年幼的孩子关在黑暗的房间里,不让我见孩子们,只是一脸严肃地要求我回答他们的问题。

我的孩子们被性侵过无数次,对男人产生了恐惧和排斥,但警察却以压制他们来逼供。他们把我当做疯子来对待。调查很快便结束了。

我下定了决心。我曾相信那些警察。

我们甚至召开了记者会,要求警方调查我的丈夫。

主流的电视节目和新闻甚至也报道过关于我们的事。

有好几个节目曾探访过我们,然后让我们等待消息。然而每一次我们都会被告知,我丈夫阻止了该节目的播出。

后来我的家人挺身为我丈夫辩护,说我丈夫是清白的,并说我是个疯子。

最终警察把案子()了。

这怎么可以发生?

我想要在警察面前上吊自杀,以死明志。但根本没有人愿意听我们说话。哪怕是现在。

后来我和孩子们决定举报那些经常参与集体性爱活动、强奸我们的人。至今我们已经举报了三十几人。我们打算举报50-100个经常来的人。那些只来过一两次的我们已经不记得了。

就算是现在,警察在向我们问话时依然把我们当做污垢一样的存在。

他们把我们当做罪人。在他们眼里,我们只是昆虫。

无论我们说什么,他们都不愿意理会。他们拒绝进行正式的调查。

当我们要求与我丈夫等人进行对峙调查时,他们马上便拒绝了。他们说我们举报的哪些人在录取口供时,测谎器都没有反应。

30个人没有一个人的话被测谎器探测出是谎言?这怎么可能。

所以他们想说我们说的一切都是谎言?

经常拒绝了我们的所有要求,并将那三十几人全数无罪释放。

如果哪些人都是清白的,那我从2014年至今都在住院的儿子,究竟是被谁强奸、虐待的?

我的大儿子因为多次被性情而患上了“创伤后应急障碍”,似乎很难治愈。

我全数承受着我的过失和罪孽。

我是那个组织的一份子,而且那么()才举报这些人、无法将儿子们从他们手中保护好,这都是我的罪。我愿意接受惩罚。

但我必须揭发真相。我必须把我的孩子们从小就被虐待、强奸的真相说出来。

我们有力量,没有金钱,没有能力,也没有能寻求帮助的对象。

我会做的事情只有卖淫,或去死。

如果我无法揭发真相……我的孩子便会或在创伤中,他们会对这个世界失去信任,将来可能会犯下比他们的父亲更大的错误。

那个集团就像个巨大的企业,在全国各地都有用来卖淫活动的据点。

哪怕是此时此刻,他们也正在强迫孩子和成人卖淫,从中牟利。

集团中的各个行业的人,所以他们能保护自己不让事情泄露出去。

有一些人是被逼迫加入的,他们是被人以催青剂和安眠药等药物诱入集团的。有一些人则是上瘾了、享受着这个生意。秘密就一直这样被守着。

每一次我的丈夫被抓时,他都会让官员和警察帮他找人来当代罪羔羊,替他脱离嫌疑。

虽然目前我们只举报了三十多人,但我们会继续跟警察对抗,直到真相被揭发。

这是我唯一能为孩子们做的。等孩子们长大、独立后,我很乐意死在他们手中。

菲狐倚天情缘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手游安卓版

汤姆猫的摩托艇安卓版